<tt id="fafzr"><form id="fafzr"></form></tt>

        <rp id="fafzr"><nav id="fafzr"></nav></rp><source id="fafzr"></source>
        <cite id="fafzr"><span id="fafzr"></span></cite>
      1. <u id="fafzr"><small id="fafzr"><sup id="fafzr"></sup></small></u><b id="fafzr"></b><video id="fafzr"><menuitem id="fafzr"></menuitem></video>
      2. 西安氧气-氧气罐在攀登珠峰时候的用处到底有多大,一句话就说出来了

        2020-12-22  来自: 西安畅达气体有限公司 浏览次数:632

        西安氧气-氧气罐在攀登珠峰时候的用处到底有多大,一句话就说出来了

        5月9日,星期四早晨,在3号营地经历了不眠之夜后,我仍处于昏昏沉沉的状态,浑身软弱无力。我慢慢穿上衣服,融化了雪水,然后走出帐篷。等我背上背包、绑上冰爪后,队里的大多数队员已攀上绳索向4号营地进发了。令人惊讶的是,洛.卡西希克和福兰克.菲施贝克也在其中,考虑到他俩头天晚上到达营地时的狼狈相,我原想他们肯定会放弃。"不错,坚持,伙计"我向他们大声喊道。

        当我急速赶到队友中时,我低头看见另一支约有50人的探险队已攀着绳索跟上来了。领队的马上就赶上我了。

        因为不想陷于交通拥塞中(那将会延长暴露在滚石之下的时间),我于是加快脚步,向队伍的前列攀去。由于只有一根绳索蜿蜒伸展在"霍泽之脸"之上,想超过缓慢的攀登者并不是轻而易举的事。

        每当我脱离绳索从别人身边移过时,安迪被坠石砸中的情景总是浮现在我的脑海中。在此处,即使是一小块坠落的物体在我悬于绳索之上时击中我,就足以将我送入谷底。此外,超越其他登山者不仅使人大伤脑筋,而且令人筋疲力尽。我像一辆极力要超过其它车辆但动力不足的汽车,在令人难以忍受的长时间内一直将加速器猛踩到以便绕过所有的人。我的呼吸变得非常困难。我甚至担心自己会在氧气罩内呕吐起来。

        这是我平生带着氧气瓶攀登。我用了一段时间才渐渐习惯。虽然在海拔24,000英尺的高度使用氧气的好处是不言而喻的,但我还是难于立刻就认识到这一点。当我在超过了3位登山者后试图喘口气时,氧气罩竟然令我感到窒息。我从脸上扯下它,而实际上,没有了它,呼吸更困难了。

        当我越过以黄夹石和易碎的褐色石灰石而著称的地带时,我已经克服了重重困难,行进到了队伍的前面,并且能够以一种更惬意的步速前进了。我缓慢而沉稳地从左侧穿越了"霍泽之脸"的顶部,然后攀登到被称作日内瓦山嘴的黑色片岩的前端。我终于掌握了使用氧气装置呼吸的要领,并已经前行了1个多小时,赶到了离我伙伴的前面。在珠穆朗玛峰1人独处是件难得的事,而我则有幸在这样美妙的环境中得到了这片刻的享受。

        到海拔25,900英尺处,我在山嘴的顶部停了下来,喝了些水,然后欣赏起四周的风景:稀薄的空气清晰透明,鲜亮无比,使人觉得遥远的山峰也近得伸手可及。珠穆朗玛峰的锥形峰顶隐隐呈现在飘浮的云雾中。透过照相机的远焦镜头,我眯缝着眼抬头观看东南山脊。我惊奇地发现 4个蚂蚁般大的人影在悄无声息地向南峰顶移动。我推断他们是黑山人的探险队员。如果他们登山成功,他们将是今年首批到达顶峰的攀登者。这也意味着,我们一直听说的有关难以对付的深雪的传言是没有事实依据的。如果他们到达了顶峰,也许我们也有条件到达了。但是现在,从山脊上吹起的鹅毛般的大雪是一种不祥之兆,而黑山人却正在顶风冒雪地奋勇前进。

        下午1点,我到达了南山口--我们向峰顶进攻的基地。这里是一块在海拔26,000英尺处伸展开来的坚冰和巨砾的高原。它绵延在此起彼伏的霍泽和珠穆朗玛峰之间的广阔的凹口地带,略成直角状,大约有4个足球场长、2 个足球场宽。山口的东边向江顺冰面以下下降了7,000英尺进入了中国西藏,另一边下降4,000英尺进入了西谷。从峡谷边向后,在山口的西边,4号营地的帐篷蹲踞在由多个废弃的氧气罐围绕的一小块不毛之地上。如果在这个星球上还有什么地方比这里更苍凉、更不适合人居住的话,我真希望不要看到它。

        当气流遇到珠穆朗玛峰断层壁而被挤压通过南山口的 V形地带时,风加速到令人难以想象的速度。山口的风实际上比撕扯峰顶的风更猛烈。这并不奇怪。在早春,经久不息的飓风吹过山口,这正好说明为什么当邻近斜坡被积雪覆盖时,这地方却依然是岩石和冰块裸露的原因。这里没有结冰的东西都被吹落到西藏一侧了。

        当我走进4号营地时,6位夏尔巴人正在时速为50节的暴风雪中奋力搭起帐篷。为了帮助他们,我把帐篷固定在一些被丢弃的氧气罐下,而将这些氧气罐楔入我所不能搬动的岩石下面。后来,我躲进帐篷等待我的队友,并暖和我那快冻僵的手。

        午后,天气更恶劣了。江布--费希尔的夏尔巴人队长,表示可承担80磅的重量前进,其中约30磅物件是卫星电话及其配套的计算机部件:桑迪.皮特曼准备从海拔26,000英尺处向因特网传送跟踪报道。我的一名队友在下午4时30分到达,而费希尔队伍到达者则更晚。这时,猛烈的暴风雪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。天黑时,那些黑山人返回山口报告说,顶峰仍然上不去,他们已经返回到希拉里台阶的下边。

        对于计划在5小时内出发的我们,恶劣的天气和黑山人的失败没有给我们带来好兆头。大家一到达山口就钻进自己的尼龙睡袋里休息起来,风拍打帐篷的好似机关哒哒声和对未来的忧虑使大多数人毫无睡意。

        我和斯徒尔特.哈钦森--年青的加拿大心脏病学家,被安排在一个帐篷里。罗布、福兰克、麦克.格鲁姆、约翰. 塔斯基和南比在另一个帐篷。洛、贝克.韦瑟斯、安迪.哈里斯和道格.汉森在第3个帐篷。当洛和他的伙伴们正在掩体内瞌睡时,一个陌生的喊声从大风中传来:"快让他进来,否则他会死在外面的!"洛拉开帐篷门的拉链,顷刻,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男人瘫软在地上,他是布鲁斯.赫罗德--37 岁的和蔼可亲的南非队副领队,也是该队中持有登山运动证书的队员,所以。

        西安氧气放心选择西安畅达气体有限公司

        关键词: 氧气   西安氧气   高纯氧气   氧气价格  

        西安畅达气体有限公司为各大院校、研究所、医院等机构提供各种稀有气体。

        联系人: 高经理 

        手  机: 18681803667

        电  话: 029-83579374 

        邮  件: 43980838@qq.com

        地  址: 西安市灞桥区柳巷草滩村

        CopyRight ? 版权所有: 西安畅达气体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:陕西印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网站地图 XML 备案号:陕ICP备18012485号-1

        本站关键字: 西安稀有气体 西安气体销售 稀有气体 西安气体公司 陕西气体公司 西安氧气公司


        扫一扫访问移动端